您的位置:首页  »  【郝叔和他的女人】(后传)(07)作者:不详
字数:33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九点多的时候李萱诗才来看儿子,她昨晚一晚上没有睡好,心中浴火难熬, 搞得郝夫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折腾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不然她一定会 看到今天早上发生的那一场凌虐大戏。
 
  左京看见母亲来了,赶紧遮住了床单,李萱诗眼尖却早已发现了不妥,一时 粉脸就不由沉了下来,想了想却又叹了一口气,步步生莲的走过来坐在了儿子床 边,看着他的眼睛柔声道「京儿,你把谁欺负成这样了?」
 
  左京心想终归是瞒她不住,还不如干脆直说。当下就把早上发生的事说了一 遍,末了有些羞愧的道「对不起妈妈……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听见她死皮赖脸 的求着给我为婢做奴我心里的火就失控了……」
 
  李萱诗神思茫然,过了半响终于轻轻叹了一口香气,闻在左京鼻中心中浴火 不由又被点起……这个该死的姆狗!无时无刻不在勾引着自己去疯狂的虐待她!! 但是现在真的不是时候,左京强自苦苦忍耐着来自母亲嘴里的幽香对自己的挑逗, 就听李萱诗幽幽道「你的心态妈妈很理解……你现在对女人已经彻底不信任了, 这都是妈妈的错……京儿,不管怎样,都要想办法都自己的心平和下来,妈妈会 帮你的……」说着站起身理了理耳边的青丝,看着儿子目光闪动,幽怨无比,咬 着樱唇低声道「我去和彤儿说说话,你等我的好消息……」说着风姿袅袅的翩然 出门,留给儿子一个性感无比的怨妇背影。
 
  那背影中的幽怨和落寞,李萱诗或许故意,或许无觉,左京却最深刻的感受 到了……他嘴角微微一笑,还不够刺激,还得再等等……等你自己主动来求着我 杆你的时候,就是你的心从郝江化身上彻底剥离的时候了……
 
  那时候,我就要对你开始最深层的畜奴心理调教了,我的好妈妈……你这阴 乱的身体,浪荡的灵魂,都是畜奴调教的最佳试验品,我一定会把你调教成一条 彻底失格的人形姆狗的……让你的心永远保持着最女人的状态,让你的身体却以 为自己是一条真正的姆狗……真不知道一个女人的灵魂和一条姆狗的身体结合在 一起的情景是什么样子……这真叫人期待。那么下一个目标,该针对谁呢?王诗 芸?还是何晓月?徐琳左京是暂不考虑的,这个女人心思太鬼,先晾她一晾,杀 一杀她的锐气,以后再以她最意想不到的方式一举摧毁她所有的骄傲和自尊,那 样这条姆狗才会对自己乖乖的俯首帖耳,现在她心理优越感明显,还不是下手的 时候。
 
  左京凝眉思考了一番,把主意定在了王诗芸身上,这样安排一是比较容易得 手,何晓月现在心态还有点不明,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先放一放,二来王诗芸对自 己的态度看似温柔其实心结依然难解,但昨晚自己对她的心灵冲击非常强烈,徐 琳搞不好还对她暗示过些什么……这会还是趁热打铁比较好。三来拿下王诗芸李 萱诗也不会说什么,吴彤是自己求虐,左京不用负责任,对王诗芸左京是打算找 一个名义上的交往对象,这样李萱诗也只能听之任之。
 
  而且拿下王诗芸,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主意定下,左京刚要有所行动,王诗芸已经推门进来了。手里端着水盆,拿 着一条新毛巾,左京心里一动,故意问道「昨晚你给我擦身的毛巾呢?」
 
  王诗芸本来脸色不太好,心里有些生气,看见床上的一片狼藉更加羞恼,这 时被左京忽然莫名其妙的一个问题问的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回答道「给你擦完 早已脏的不能用了,被我扔了,你问这干嘛?」
 
  左京也不回答,起身道「扔哪了?」
 
  王诗芸呆呆的道「后院的垃圾堆啊……」
 
  三月的幽闭生活,李萱诗早已在后院专门规划了生活垃圾处理点,不然用不 了多久整个郝家庄就要闹得一片乌烟瘴气,左京一听二话不说的就出了房门,王 诗芸放下水盆站在那里也不知他要干什么,等了五分多钟,左京才回来,手里捏 着一条毛巾,上面血迹晕染一片,污迹斑斑,却正是王诗芸昨晚给左京擦身的那 一条毛巾。
 
  王诗芸奇怪道「你捡它回来干什么?」
 
  左京看她一眼,似乎有点不好意思,闷声道「留着。扔了可惜。」说着把毛 巾用一个密封袋装好了,郑重的藏在了床头。
 
  王诗芸有点明白意思了……一时粉脸大红!娇怒道「不行!你恶心不恶心?!」 说着就要上去把毛巾拿出来。
 
  左京一把拦住了她,生气道「你都扔了还管什么?这跟你没关系了吧?」 
  王诗芸粉脸涨红,颊如火烧,气道「这是我的毛巾!我爱怎么扔是我的自由! 扔了也不许你用!!」
 
  左京闷闷道「就因为是你的毛巾,你用它给我擦血擦汗,毛巾有功劳,我不 许你扔了它……」
 
  王诗芸心里小鹿一样乱跳,左京没有明说但已经明显无比的意思让她浑身燥 热,羞不可仰,无奈的低着头小声道「那你给我,我去洗……」
 
  左京摇头道「洗了也不能再让你用了,又是血又是汗的,哪是你一个干净女 人能用的东西?我……我就是想留个纪念……哎呀你就别管了行不行?!」说着 就开始恶声恶气起来!
 
  王诗悦听在耳中却觉得心里比吃了蜜还甜……强忍着羞涩跺了跺脚!粉脸通 红的瞪着左京嗔怒道「不行!我不许你留着这么丑的东西,难看死了!你到底给 不给我?」
 
  左京死硬着脸摇头道「不给。」
 
  王诗芸贝齿咬了咬樱唇,终于羞涩的道「给我吧,我给你换一样,行吗?… …」
 
  左京挑眉道「换什么?」
 
  王诗芸咬着唇瓣左思右想纠结半天,终于慢吞吞的从怀里取出了一方香帕, 轻轻递过来幽幽道「这个……可以吗?」
 
  左京咧着嘴微微一笑,忽然上去一把抱住了她,咬着耳朵小声道「一个不够, 我还要你多加附送一样东西才行。」
 
  王诗芸吓了一跳!紧张的想推开他,怎奈左京双臂如铁箍,哪里推得动,又 羞又急的也不敢大声叫唤,反而声音越发微弱的痴痴道「你还想要什么?……」 说着话,那身子已经有点绵软了……
 
  左京紧紧搂抱着怀里轻微颤栗的诱人娇躯,心里邪恶的一笑……咬着她的耳 朵色迷迷的道「再加一条你现在身上穿的内裤……」王诗芸身子彻底软了……无 意识的呢喃抗拒道「不行……真的不行……别……别这样……」
 
  左京邪恶的坏笑,咬着她粉嫩的耳朵(安全)动情(安全)舔弄着,柔声道 「为什么不行?我只想要你身上最私密最贴身的东西……你说别这样,我没怎样 啊?……」说着那粗糙的大手,已经慢慢伸进了绝色优雅少妇那肥美的沟子里, 轻轻重重的掏摸起来。
 
  见表,你也是三月不知肉味的成熟女人了,吃惯了大家伙的身体猛然饿了三 月,我就不信你能忍多久?还跟我装清纯装矜持?本来还想跟你慢慢调着情玩, 看你昨晚那一幅恨不得为我死的贱样我就知道你太好推了。先让你席上爽够,以 后我让你跪在地上给我当尿(安全)壶!
 
  王诗芸娇躯剧颤,纤手使劲抓住了那肆意在自己私密处占便宜的大手,哀羞 的求饶道「你先停下!我有话说!」
 
  左京已经毫不客气的一把抱起她往床边走去,噬咬着她的脖子野蛮道「有什 么话咱们席上说,坦诚相见的互相倾吐对彼此的爱意,多好?」
 
  王诗芸大羞,羞耻不堪的轻泣道「谁……谁对你有爱!……你再这样我要叫 了!」
 
  左京毫不在意的微笑道「我就想听你叫呢……等会让她们全都听到你的喜悦 和幸福,越大声越好!」说着一把将王诗芸扔在了床上!邪笑道「明明对我心有 所属,还装腔作势的,等会看我怎么让你变老实!你们女人不挨收拾就不知道听 话!真是欠杆!!」
 
  王诗芸躺在床上捂着粉脸呜呜哭泣……左京也不理她的伤心表情,慢条斯理 的先把自己脱了,这才一把掀起王诗芸的裙子,把软哒哒的两条大白(安全)腿 往后一拉,王诗芸已经屁股悬在了床边,左京两手一起往下拉,把绝色优雅少妇 的内(安全)裤已经扒了下来,捏在手里甩着圈嘲弄的冷笑道「嘴上那么硬,这 裤头怎么湿透了?昨晚看你一副恨不得用舌头给我把伤口舔干净的贱样,我就知 道你很好上,不是何晓月进来打搅当时就把你弄死在席上了!现在还跟我装矜持! 老子今天让你矜持个够!!」说着把那湿透的裤头攥成一团一把塞进了王诗芸的 小嘴里,大腿使劲往外粗暴的剥开!赤果的青蛙般雪白的少(安全)妇虾体已经 彻底暴露在了左京的眼前!好一顿肥美香艳的淫溅少(安全)妇大餐!等会又可 以吃个痛快了!
 
  今天我要让你这判夫弃节的贱人爽到死!!密集如雨的噼啪肉体撞击拍打声 又在左京的房间里响起,这一扇紧闭的房门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响起这种香艳刺激 的声音了,王诗芸欲仙欲死的闷叫声不时从房间里传出来,夹杂着极度的痛苦和 欢乐,听的人血脉贲张,时不时一声难耐的尖叫从似乎被堵住的小嘴里有些沉闷 怪异的冲出来,就连堵在嘴里的东西都压抑不住,这死去活来的沉闷尖叫声最后 又变成了不能自己的哀哭饮泣声,越哭声音越大,整整持续了三个小时都没有片 刻停下来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